零吖

这个人很懒,什么也没写

『双杰』当主人格穿越到庄园

[双杰]当主人格穿越到庄园

注:如果不怕ooc不怕尬的话请翻下去吧


        晚餐时,里奥端着盘子,不顾他奇怪的眼神,自然地坐在他的旁边,像是不经意般地提起:“你……有孩子吗?”
      “您在说什么呢?” 杰克神色自如地回答道。
       “难道没有吗?”里奥的语气中竟然带着些遗憾,“我还想和你交流一下如何做好父亲呢。”
       “不过想来你就算真的有儿子也恐怕不是个合格的父亲。”
      “哦?”他感到有些好笑,“可否告诉我您为什么会这样问?”
    “今天遇到了个小家伙……”里奥犹豫道,“他长得和你很像,似乎是叫杰姆,所以不免有些联想。”
      “您多虑了,巧合而已。”他露出一抹标准的假笑,“况且我只是喜欢女士,并不喜欢小孩子”他们一向很麻烦。
        为了与里奥这个女儿控少一些争执,他把最后一句憋在了心里。
     “这样啊。”里奥点了点头,又想起了什么提醒道,“求生者那边好像已经传开了。”
     “哦,感谢您地提醒。”他毫无波动。
     “你就这个反应?”
        他一边笑着摇头一边推开过来偷听的红色大脑瓜子。
        已经习惯一夜之间突然多出的老婆老公,儿子什么的倒也不是不能接受了。庄园里的哪个女孩子不是他的绯闻女友呢?甚至是连裘克……
        这么想来他也就释然了,反正照样锤呗。
————我是萌萌哒分界线嘤————
       杰克没想到这么快就遇到了那个不被他放在心上的儿子。
       那瘦小的男孩完全没有察觉到他的到来,哼起了轻快的曲子,指刃却毫不犹豫地向他挥去。
        男孩好像是听到了歌声,慌忙地转过头,看到从雾中显身的他,吓的愣在了原地。
       而他的指刃在触及男孩的脸之时,却怎么也动不了一分。
       回忆像潮水般涌上脑海,面具下的脸瞬间变得煞白。记忆中的那张面孔与眼前的少年重合,一时间分不清是惊喜还是恐惧。
       那是……被他扼杀的主人格。
       趁着他的失神,男孩跑开了。嘴中不可抑制地蔓延开苦涩。
        心情不好时他就喜欢佛系,没了抓人的欲望,和小虫子们玩玩也好。小家伙们的心里总会渴望着这样的善良
        可他等到大门已开都没见那个人跑向他的身影。回过神来却已经从另一扇门走出了。
       他忍不住嗤笑自己,想想自己的所作所为,怎么还会有那种虚伪的企望?自己动手的那一刻就已经有那样的觉悟,只不过现在杰姆的出现,彻底打乱了他的心理防线。
        杰克失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回去的,反应过来就是推开在耳边叽叽喳喳地红发同僚。
     “别那么无情~我只是来倾诉一局都没有找到推进器的苦闷啊。”
     “我不是一个好的倾听者,也许班恩会更适合。”
     “不行!”裘克严肃地拒绝,“你看着可比我惨多了,不找你找谁?哎等等别走啊别走……我开玩笑的。”
      “有事?”他淡淡道。
      “我啊也遇到那个小子了。”裘克故作神秘地说着。
      “所以呢?”
      “他啊在昏迷前的那一刻喊了你的名字。虽然很轻可我是清清楚楚地听到了。他……真是你的儿子?”
     “这与你无关。”他想自己说出这句话的表情一定滑稽至极,幸亏他带着面具,至少不会让他的内心瓦解在裘克面前。
     “怎么与我无关?”裘克无不恶意地说着,“如果是的话,那么对于儿子被伤这种事情,你这样的伪绅士会难受吗?”
      “你会吗?”杰克反问道,他清楚的知道这位同僚不过是表面上的恶劣,连一只被遗弃的狼崽都会认真照顾的家伙,会做出那种事吗?
     “……”裘克噎住了,不甘心地追问道,“你一点也不担心吗?”
      “没什么事的话,我先走了。”
      “你还……真的无情。”
      “谢谢你的夸奖。”杰克头也不回地答道。
     “……喂你看到了吗?他就是这样一个人。”裘克望着从柜子里出来的少年,怜悯般地说道。
        少年留恋地看向杰克远去的背影,并未答话。
       “唉。”裘克微微叹气,从背后推了少年一把“愣着干嘛去啊!”
     “杰克!”少年喊道。
        杰克停住了脚步,转过身。
        少年气喘吁吁地跑过来,伸出了手,笑得明媚。
      “你好,我叫杰姆。我们能做朋友吗?”
        不小心撞进少年的眼眸,在清澈无瑕的眸子里,他看到了自己,看到自己笑了,带着温度地笑了。
  ————又是我分界线君嘤————
      我原来的名字叫杰克,现在改名为杰姆。    
        我啊,一直知道他和我不同,我不能看他这样肆无忌惮地杀人,可是我又舍不得他被抓被枪毙,犹豫了好久都没能把那一包证据寄出去。
        然后他醒过来了,指责我的背叛,我感受到了他的伤心,突然想到以前从来都是他在保护我,而我好像什么都用都没有,我如果不在的话,他是不是就能活得更好,就不用被我束缚了。
        其实他做的我不在乎,他说的我更不在乎。
       我以为我会真的死,可是浑浑噩噩不知道多久,醒来却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这里的人告诉我这是欧利蒂丝庄园,一场用生命做赌注的游戏。身边没有他,我完全没有兴趣掌控这个身体,直到有人说提到“杰克”这个名字。
       然后我真的遇到了他。
       他挥向我的时候我的确很害怕,但当他停住时,我又忍不住的雀跃,忍不住哭了出来,这是我们实际意义上第一次见面,我不想让他看到我这么丑的样子。于是我跑掉了,到最后都没勇气见他。
      

(/。\)喵的我写了什么鬼东西,又尬有ooc,可我从晚饭后肝到12点半又不忍心删,然后发出来了。写着写着就没脑洞了,本来一欢脱小甜文,被我搞成什么啦,最后强行he我自己都编不下去了。看到这里的小可爱都是天使么么哒!其实这算是上一片双杰的后续吧,也是因为突然没脑洞,匆匆be了之后的补偿吧。我发现我废话贼多,快闭嘴吧魔人呜呜呜。

『论坛体』杰克和裘克那些破事

>>庄园求生者论坛
>>[科普]杰克和裘克那些破事

1L楼主:最近总有萌新问杰克和裘克他们两个为什么看起来gaygay的呢?在这里给萌新们科普一下,划重点,他们不是看起来gaygay的,而是真的gay。

2L楼主:由于这两人比较凶残没包容心,所以我发在求生者论坛里,大家也要低调啊,知道就好了。

3L:lz好人啊!一直都很好奇他们两个。

4L:终于有知情人了,像我们这种来的晚的真一脸懵逼。

5L楼主:好了废话不多说,如题,杰克以前还是庄园一枝花的时候,靠着公主抱稳居人气榜第一,裘克凭借咸鱼冲刺,排到第二名,不过人气是差了杰克一半多。

6L:靠脸上位妖艳杰,和正直老实人裘会发生怎样的爱恨情仇呢?敬请期待本期大真探,带你解密杰裘往事。

7L:hhhh楼上够了。

8L:同样是腰间盘为什么你那么突出?

9L:lz认真的吗?我是杰克女友粉怎么破?

10L:lz认真的吗?我是裘克女友粉怎么破?

11L:楼上两位认真的吗?格式都一样。

12L:还能怎么破,当然是祝福他们啦。

13L楼主:裘克很不服气,加上他实际年龄三岁,所以每次见到杰克就挑衅,潜入杰克房间偷玫瑰手杖玩啊之类的。一开始杰克还蛮绅士地不理会裘三岁,后来也不知道怎么的,就跟裘克吵起架来,最后还打上了。

14L:所以年龄还能传染的hhh

15L:其实也不怪杰克,裘克闹起来真的,真的受不了。

16L:楼上大佬,说出你的故事!

17L:说出你的故事+1

18L:说出你的故事+2

19L:说出你的故事+10086

20L:也没有什么了,就是上次不小心看见,裘克堵住杰克,然后一空气咚,本来是脸红心跳的事,结果裘克就在那说自己又赢了啊皮皇什么的都被他怼上天哎呀杰克你怎么又被溜了,被板子砸的疼不疼啊……拉的一手好仇恨。

21L:hhhh裘克生怕自己不被打。

22L:很好奇杰克打不打得过裘克,总感觉杰克会输得很惨。

23L楼主:没有哦,当时裘克还不会用拉锯套路,年轻的很。而且没有无限锯,杰克一隐身,裘克就追不上他。现在的话,裘克更短了,就是他装无限锯,杰克一个雾刃打过来,根本近不了身。

24L:所以裘克被杰克吃的死死的hhhh

25L:攻受已分

26L楼主:俗话说得好不打不相识,他们两个在打架中不断增进了彼此的感情。这时候他们关系还是比较僵的,然后就出现了神助攻我们的皮皮鳝——克利切。克利切先是捡光了为数不多的靓仔快乐笋,后来连其它零件也不放过,裘克可委屈了呢,差点自闭。其实是自闭了,结果杰克竟然过来安慰,毫不在意地说自己常常被皮皮鳝溜五台照瞎砸晕脑阔痛的遭遇。然后,然后他们一起同仇敌忾锤了皮皮鳝。奸情开始了。

27L:结果lz讲到精彩部分又断了,就不能一次性说完吗?

28L:??难道楼上消化那么快的吗,史诗级奸情诶!

29L:不会只有我一个人在意克利切吗?

30L:心疼克利切一秒然后哈哈哈哈哈活该

31L楼主:七夕节的时候,庄园有个啥啥啥活动,裘克想找杰克来着,自己的寄语都写好,但是屁颠屁颠跑过去发现杰克身边一大堆小姐姐(小哥哥也有),排队等着他写双人寄语。屁颠屁颠跑来的裘克就伤心了,不过到底是有奸情,杰克愣是在那么多人里发现了裘克失望离去的背影。推开人群,就拉起裘克的手,到现在我都清楚的记得杰克说了句“这位先生,愿意屈尊让我和你共同寄语吗?”贼苏。

32L:这么真实的吗?

33L:大猪蹄子又撩人了嘤嘤嘤

34L楼主:裘克脸刷的红了,特别小声的说了句好啊,可能感觉人多不好意思,就很傲娇地又说:“要不是为了奖励……”

35L:可爱,想x

36L:ls停下你危险的想法,如果停不下来,请带我一个!

37L:裘克脸红的画面脑补一下就萌出鼻血,日裘大队(∞/3)

38L:日裘大队(∞/4)

39L:日裘大队(∞/5)

40L:日裘大队(∞/6)

41L:日裘大队(∞/∞)

42L楼主:等等你们都是魔鬼吧在干什么干什么啊?!

43L:lz这话就不对了,很明显在干克啊

44L楼主:……

45L楼主:算了,我继续。当天晚上许愿成功出了裘克的歌手皮肤,小可爱当场表演了反复去世。然后杰克就说“我帮你出皮肤了,礼来尚往,你可以帮我写写?”
裘克想都没想就同意了问道:“好啊,没问题那你要什么?”杰克说:“我要裘克。”傻孩子单纯地写了上去,写完之后才发现不对。我记得好像是大喊了一句“杰克你有病吧!”然后下面高能预警!!!杰克举着那张寄语指着裘克说:“你看,成功了。出了……你。”

46L:裘克那么好骗,这样的话,日他不就更方便了吗?

47L杰裘党原地爆炸!

48L:感觉杰克秀的雅痞啊

49L楼主:50楼别跟我抢好吧,我要完结,抢了我就坑掉。

50L楼主:好的没人跟我抢。当时裘克脸就爆红,(感觉此时来个雅蠛蝶的配音也不违和)杰克慢慢逼近,说:“就今晚好吗?我存了一年的欧气都用今夜,只为了抽到你……”委屈巴巴的。裘克我我我我我了半天,硬是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倒是杰克继续撩“那么我现在能品尝我的ssr了吗?”老脸一红,贼羞耻的话被他说出来还是很苏啊,苏爆了哇。然后喜闻乐见

51L:喜闻乐见后呢?说好的完结呢?

52L:lzlzlz

53L:呼叫lz

回复:lz太监是狗                         发送

             抱歉,此贴以被删除

总结:每发一次杰裘科普贴就会有一位可爱的小lz去世,所以珍爱生命,远离……

[双杰]两人?一人?

食用指南
①在杰克推演的基础有点改动,极度ooc
②小学生文笔
③标题废
④庄园一块砖搬来搬去还不如自攻自受




1.    每当他遭遇欺辱时,我便会出现。他善良软弱,不敢反抗,而我恰恰是他相反极端。嘴角流下鲜血,口中的肉块轻轻吐在地上。脸上尽管被打的青紫,此刻却扬起一抹笑容,挑衅地看着对方。眼前的人捂着自己的手臂,鲜血抑制不住地从他五指间流出,疼的颤抖,眼神里的恐惧似乎要溢出眼眶。
       “疯子……疯子!”他喃喃低语道,接着似乎是想到什么,整个人变得癫狂,“不,你就是个怪物,对怪物……你等着,等着被烧掉吧怪物哈哈哈哈哈!烧死,烧死,烧死!”
        “你觉得你有这个机会吗?”话间,我将手中的匕首送入他的心口,不屑地看着他目瞪口呆,缓缓倒下的身体。
       我又看了眼旁边沉睡的少年,叹了一口气。
        我费力地将尸体沉在河里的,顺便把匕首上的血迹洗了干净,回来时他已经醒了。
       他迷茫地看着我,怯怯地问了句:“杰,杰克,那个人他……”
       我露出笑容,摸了摸他的脑袋,温柔道:“放心好了,他以后不会来欺负你了。”
     “真的吗?”少年欣喜地抱住我,哽咽道,“杰克,你真好。虽然所有人,就连母亲都说你是怪物,可我是知道的,你是天使,是我唯一的天使。”
       我回抱住他,并未说话。
2.   他的母亲是个寡妇,继承的遗产使她无比富有,也因如此她的私生活十分混乱。我不止一次地怀疑是她谋杀了自己的丈夫,以获得遗产。
       这个女人常常喝得醉如烂泥,发酒疯时变拿他拳打脚踢,直到我的出现,她不敢在有什么动作,可是眼神中的厌恶,和口中不停地咒骂声总让他受伤。
      “杰克,为什么母亲她不喜欢我?我做错了什么?”他抱着一只泰迪熊,这是他父亲还健在时母亲送他的生日礼物,他一直很爱惜,如同珍宝般地保护着。
        我并不回答他,只是用手擦去他脸上的泪水,亲吻他的额头。
     “还好……还好我有你。”他抬起头,与我双目相对,“你永远不会抛弃我对吧?”
      “当然了,傻瓜。”我笑道,“你怎么会这么想?我啊,除了你一无所有。”
        他满足地靠在我的怀里。
3. “那个,杰克。”他叫住我。
     “嗯?”我看着他。
       他在我的直勾勾的目光下似乎变得不好意思,红了脸道:“你以后,能不能别出现在我母亲的面前,她好像怕你,我不想她,她讨厌我……你。”
       “……”我沉默着。
        仿佛怕我难过,他连忙解释道:“不是我不相信你,我知道你的好意,可是母亲她不知道,她以为,以为……”
        “以为我是怪物吗?”我自嘲地笑道。
        “我,我不是那个意思。”他手足无措地说道,神色里满是慌忙。
        “放心,我知道了,我以后不会出现在她面前了。”我一如既往地笑着,无条件答应他的要求,心里的妒火却已经熊熊燃起。
4.    我怂恿着他,在他耳边低语:“剪开看看,肚子里面有什么……?”
        他拿着剪刀的手微微颤抖,满脸泪痕:“杰克你,你知道我不行的,我做不到。”
     “怎么会不行?”我在他耳边吹了口气,感受到他的惶恐,“你难道不好奇吗?你是好奇的对吗?那么乖孩子,剪开来吧。”
       他闭着眼,剪刀颤颤巍巍地向着泰迪熊伸去。
        当然,棉絮撒了一地,里面空无一物。
       自那之后我们之间无形之中多了一层隔阂,他看向我的眼神中除了往日的依赖,还带了更多东西,我知道那是恐惧。
5.    他一直不相信我是被通缉的开膛手杰克,尽管每次食用完后留着满嘴的腥味,他也只会问:“杰克那么喜欢喝猪血吗?”
        事实上我们都知道,只是他不愿意接受真相而已。
        当我亲手了结了他的母亲,并用她的内脏精心准备了丰盛的一餐,并当着他的面吃了下去,他彻底崩溃了。
       随着我的强大,他陷入了长长的沉睡之中,偶尔的清醒也和我不欢而散。
6.    我没想到他还有反击的力量。
       低头看着手中的包裹,我玩味地笑着。
        一向软弱的他此时却坚定不移。
     “杰克,去自首吧!”
     “我从未抛弃你,可你却背叛了我。”我突然沉下了脸。
      “我不想你再继续堕落下去了!”他没有被吓到,挺直了腰板,与我对视。
       “堕落?”我仿佛听到了最好笑的笑话,我伸出手抚摸着他的脸庞,“你从来没有了解过我。”
        在他惊恐的目光下,我慢慢低下头,贴上了我期待已久的唇。
7.     “你还不明白吗?我是你,你也是我,我们是同一个人。”
        他睁大了眼睛,显然不敢相信这样的现实。
      “你杀了自己的母亲,杀了许多无辜的妇女。”
       “不,不是这样的。”他慌乱地摆手,“我不是我没有……”
     “杰克,”我叫出了他的名字,手中拿起镜子,明明照着两个人,却只印出一个人的身影。
        他张了张嘴,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这世界没有比我更爱你的人了。”我深情款款地说道,“我们本是同一人,我们……”
      “够了。”他第一次打断我的话,语气中浓浓的疲倦让我有些心慌,“我不想再玩这个游戏了。”
     “你……”
     “我消失的话对谁都好是吧?”他仿若自言自语道,“你可以自由自在地做自己喜欢的事情,不用担心暴露,因为我已经消失了。”
       话间,他已经认命般闭上了眼睛,沉沉地,沉沉地睡着了
       他的身体慢慢变淡,不同与往常,我和他的联系也慢慢淡了,直到我完全感受不到他的存在,他现在真的死了。
       这副身体真真正正地属于我了。
       我露出了哭一般的笑容,我怎么会爱他呢?我爱的永远只有自己。
        他不是……我,他……是我。

tg有后续啦

堂哥:“歪?”
甜瓜:“萨瓦迪卡~”
堂哥:“听得到这个麦吗?”
甜瓜:“萨瓦迪卡~”
堂哥:“歪?hello?”
甜瓜:“萨瓦迪卡~”
甜瓜:“他怎么不理我啊?”
堂哥:“没有。”
甜瓜:“啊?”
堂哥“歪?歪?”
甜瓜:“能听到~”
堂哥“听得到是吧?”
甜瓜:“萨瓦迪卡~”
堂哥:“歪?”
甜瓜:“你歪个冬瓜,你能不能听我说话啊?”
堂哥:“能听到能听到。”
甜瓜:“听得到你还喂喂喂喂喂!”
堂哥(笑):“我以为你听不到,你没回我。”
甜瓜:“我不给你萨瓦迪卡了嘛!”
连麦连了十分钟

甜瓜:“诶听说你是个大主播,那我是不是抱上大腿了?”
堂哥:“大主播?对,非常大,目前可能有几十个人在看吧。”
甜瓜:“几十个人那么多!”
堂哥:“还行吧。”
甜瓜:“我的直播间都没有人看”(委屈屈)
弹幕:我们都是女鬼

堂哥:“感谢小甜瓜的十个荧光棒。”
甜瓜(笑):小甜瓜~
弹幕:小甜豆,堂哥念错了~

弹幕:堂哥一米七八
甜瓜:“哇这么高!你又骗人,堂哥你骗人都不眨眼的吗?”
堂哥:“我没骗人……”
甜瓜:“他们说你一米七八。”
堂哥:“他们说你就信吗?你信他还是信我啊?”

甜瓜:“这屠夫怎么这么菜的啊!”
堂哥:“挺强的啊~可能换人了吧,刚刚追我的时候跟个六阶一样。”

甜瓜:“有没有女粉愿意上车的啊?”
堂哥:“女粉干嘛?”
甜瓜:“就一起聊天,四排啊带两个老板啊什么的。”
堂哥:“有的吧。”
甜瓜:“那你拉两个女粉吧!”
堂哥:“你怎么不拉?”
甜瓜:“我没有女粉啊!”
堂哥:“骗人吧,你肯定想把我的女粉拐走。”
甜瓜:“你的魅力这么大,怎么拐走啊宝贝。”(趁机叫宝贝)
堂哥:“那谁知道啊,谁知道你有什么手段,把我女粉拐走这么办?”
弹幕:堂哥好可爱

【杰裘】论如何撩到杰克

食用指南:
这是杰裘,这是杰裘,这是杰裘
小学生文笔
沙雕短文
人物归网易,ooc归我  
大概z就是这些?
————————————————————————

   论如何撩到杰克!?
      裘克急,在线等。
    “看在我们互相怼过的份上,我就大发慈悲告诉你好了。”前锋第一个说道。
     “你看,杰克又高又瘦,一看就是没有肌肉的白斩鸡,所以他一定会羡慕像我们这样的猛男。”
      “所以?”裘克问道。
      “哎呀!话都说到这个地步了你还不明白!”前锋一脸孺子不可教也的表情,仿佛为裘克的情商着急,“这种时候你只要秀一波肌肉,我敢保证,杰克他一定会死心塌地的爱上你。”
     “好,你说的。”单纯裘克觉得有道理,对此深信不疑。
       
     “杰克!”裘克看准时机,从埋伏了好久的草丛跳出来,拦住杰克的前路。
      “你有什么事?”杰克皱了皱眉头,仿佛对这只突然冒出的裘克颇为防备。
       裘克没有说话,只是掀起胸前的衣服,八块腹肌赫然出现。也没等杰克反应过来,裘克便智障般地哈哈大笑,一边笑一边说:“哈哈~看到没,老子的腹肌,我知道你没有,羡慕吧,羡慕吧,羡慕吧hhh”
       杰克只是无奈地摇着头,打算从旁边绕过裘克,继续前进。
     “喂,你都不给点反应吗?”裘克往旁边一跳,又成功地堵住了杰克,只是语气中不自觉的带了点委屈。
        杰克似乎要说什么,往他身后瞥了一眼,脸色突然黑了又黑,像蒙上重重阴云,随时要爆发大雨似的。
        然而对于裘克,脸色?这是什么?能吃吗?
       他还在沉浸在杰克没有立即死心塌地爱上他的悲伤中,却冷不防地被杰克拉下胸前的衣服。只听杰克在他耳边低声道:“注意点形象,傻瓜,你的身后有两位可爱的小姐。”
        杰克在他耳边喷出的热气,点燃了本来就小的大脑,使他无法思考,根本不知道杰克在说什么,只能胡乱地嗯嗯啊啊了几声。
       杰克满意地走了。裘克呆在原地,捂着耳朵,那里的温度还没散去,一个人傻笑起来。
       很好,已经完全忘记了要撩杰克这件事了。
       当裘克把这件事告诉老父亲厂长里奥时,里奥不屑地说道:“前锋那小子?他的话你也敢相信?”
      “??”裘克不解,他觉得前锋不是那种人。
       “唉……”里奥同情地看了眼裘克,“他除了有铁头功之外,还能干什么?听艾玛说,他到现在还是单身,就没有交过一个女(男)朋友。”
        裘克一拍脑袋,幡然醒悟,摆出一副虚心求教的样子,问道:“那么我应该怎么撩杰克呢?”
        里奥的话,都结过婚了,对于这种事情一定很轻车熟路吧。他的心中这么想着。
      “按我说的话,撩一个人最好是满足他物质需求,让他感受到你的可靠,在你身边有安全感,这才是一个成熟的男人。”
      “真的吗?”
      “当然啊,我对我的妻子就是这样。”里奥拍着胸脯,保证道,“像杰克这样的绅士,物质需求非常多,穿的衣服颜色多,种类多,有的还有纯天然羽毛制成,可想而知有多贵了,所以你只要多赚钱,机会还是很大的。”
       单纯的裘克觉得这个可以有,对此深信不疑。
        裘克比以前更加努力工作,一天到晚都在怼人中度过,常常是在凌晨才会休息。
        虽然业绩以是别人的好几倍以上,可他的黑眼圈一天比一天大,如果穿着囚服,远远望去跟熊猫无差。
        裘克拖着疲惫的身体,整个人几乎是靠在火箭上,艰难地推开监管者宿舍的大门。
        客厅中还亮着灯,一个高瘦的身影背对着他,坐在沙发上。
      “杰克……?”他试探性地喊了一声,身体却不堪疲劳地向前倒去。
       已经做好了与冰冷的地面亲密接触的准备,没想到落入了一个温暖的怀抱。
       杰克的声音从头顶传来。
    “疯瘸子,你又受到什么刺激了?”
      累得睁不开眼睛,可口腔里还是泛起苦涩,心里阵阵委屈。明明都是为了他。
        神志不清的裘克往杰克的怀里一蹭,将鼻涕眼泪都蹭在他的衣服上,迷迷糊糊地嘟囔道:“我,我只是想赚钱,来养你啊……”
    
     自从那天杰克把他送回房间后,并明确地表示“我不需要你来养。”,他就停止了疯狂地工作。
        裘克坐在台阶上,百般无聊地揪着手中的花瓣,善良的美智子小姐不忍心他如此辣手摧花,走到他身边,询问道:“裘酱出了什么事呢?有妾身可以帮忙的地方吗?”  
        他抬头望了眼美智子,还是摇了摇头,“连里奥的方法都失败了。我觉得我是没机会了。”
     “哦?裘酱不妨一说?”
     “唉:-(”裘克叹了一口气,“我想撩杰克,只是……”
       美智子用扇子掩着脸,轻笑道:“这么说也许不大好,不过裘酱忘记他头上的青青草原了吗?”
     “怪不得!”裘克恍然大悟,“只怪我识人不清。”
     “那么,美智子你有什么方法吗?”
     “我吗”她沉思了一会,犹豫地开口说道:“裘酱也许可以为杰克跳一支舞。”
      “跳舞!?”裘克苦恼道,“可是我不会啊。”
     “也许妾身可以教裘酱呢。”
        在无数次纠正错误,无数次被踩到脚后,美智子满脸绝望,她无比后悔为什么要多管闲事。
       她违心对裘克说道:“裘酱的舞已经很好了。”
        裘克容光焕发,兴奋地骑着火箭去找杰克了,心里在想着杰克拜倒在他的腿上,眼睛里充满仰慕。
        他忍不住得意,一个不注意便撞到墙了。
       裘克捂着脑袋,干嚎起来。
     “……喂,裘克,安静好吗?”
       他回头看到杰克双手抱胸,冰冷的眸子紧紧盯着他,他立刻闭了嘴。
       裘克这才发现他似乎开到了杰克的玫瑰花园,并且踩烂了不止一朵。他有些心虚,可杰克似乎没有打算和他算账。于是他鼓起勇气,向杰克走去。
      “你又要干什么?”杰克捣弄着自己的花,头也不回的问道。
       裘克将手伸到他面前,咳了一声,郑重地说道:“杰克,我邀请你与我共舞一曲。”
       杰克用看弱智的眼神,奇怪地看着他,“你……没生病吧?”
     “没有!”裘克一口否决,并打开杰克放在他额头上的手。
       杰克沉默了一会,勾唇道:“既然如此,那么我接受你的邀请。”
       他简直高兴得要跳起来,杰克却一把搂着他的腰,把他拉到身前,另一只手与他十指相扣。
       他只到杰克的胸口,被杰克特意的气息笼罩着,脑子一片混沌。
       “等等,我为什么是女步!?”裘克稍微清醒一点,发现了这个问题,不满地叫囔道。
      “闭上你的嘴巴,我没有嫌弃你踩我的脚已经很好了,你还想要求什么。”
       裘克一听,又心虚地闭了嘴。
       一曲终。
       裘克想睁开杰克的怀抱,毕竟这个姿势……emmmm,只是杰克却越搂越紧。
     “杰克,放开我啦!”
       杰克在他的额头上落下轻轻一吻,并抚摸着他的脑袋,笑道:“果然你只有安静的时候才最可爱。”
       裘克如同五雷轰顶,僵着身子,支支吾吾地问道:“杰克你,你什么意思?”
       杰克放开他,像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拿出一朵玫瑰,
     “这位裘克先生,愿意与我的感情更深一步吗?”
     “愿意!”他猛地夺过玫瑰,不停地点头。
        只是为什么明明是他想撩杰克,却被杰克反撩了呢?管它呢,反正结果一样就对了。

(杰裘)那个晚上


私设监管者小哥哥视角
小学生文笔
傻白甜
人物归网易,ooc归我
标题什么的不要在意
————————————————————————
  

   “请不要理会那个疯子。”杰克对我如是说。
       呵,不理会。三更半夜不睡觉在那边捣弄自己的火箭,如同拆迁队的声音,作为裘克的隔壁,我怎么能不理会!
      我顶着黑眼圈,源源不断冒着怨气,不顾杰克拦在我身前的利爪:“让开杰克,我今天一定要宰了裘克那个小兔崽子!”
        杰克叹了一口气,收回爪子,却还是不肯让我过去。
       “这样吧,让我去劝劝裘克,毕竟我与他相处的时间更长,他也许看着往日的情分上停止制造噪音。”
      “你确定吗?”我不禁有些狐疑。
      “相信我,先生。”杰克真诚地看着我的眼睛。
      “……好吧。”最终我败下阵来,“那裘克就交给你了。”
     “请您放心。”
     “嗯嗯会的。”我随便敷衍了几句。
        看着杰克进去的背影,我还是有点怀疑,裘克那种人不像是又交情就会听话的。我突然有点担心,杰克谈崩之后,能不能完整地逃出来,毕竟体型摆在那里。
       于是我趴在门板上,试图偷听。不知杰克前面说了什么,现在裘克的语气很暴躁。
     “滚开,伪绅士!老子的事情和你没关系!”
     “裘克……”
     “滚滚滚,不要烦老子!”
       杰克似乎被噎住了,过了一会才冷笑一声,说道:“死疯子你还真是不识好歹。”
     “呸,伪绅士,原形毕露了哈!”         
     “哼,疯瘸子。”
     “伪绅士!伪君子!老变态……”
       我一听不好,果然谈崩,真不应该相信杰克的,总感觉要发生一场命案。
        为了拯救无辜的杰克,我附身在门板上,却看到了改变我一身的一幕。
       在满是零件的屋里,杰克沉着脸,一步一步想裘克逼近。裘克挥舞着手中的火箭,挑衅道:“想打架?!”
       “打你个屁架!”
         我和裘克都应这句从绅士口中出来的脏话而愣住了。
        然后,我看到杰克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捧住裘克的脸,一把拽下他的面具,俯下身,对着他的唇狠狠一顿啃。
         连空气都仿佛凝滞了,裘克更是呆在原地一动不动。等杰克离开了他的嘴巴,他才反应过来,立即破口大骂:“杰克我操你妈逼!”
      只是裘克已经红到耳根,眼神飘忽不定,不敢直视杰克。
        杰克却特别攻地挑起他的下巴,“拜托,现在是我操你。”然后低头又是一顿舌吻,裘克奋力反抗,杰克却是轻松地禁锢住他的双手,把他往床上一推,欺身压在他的身上。
        两人的衣服飞快地变少,甚至有几件飞到门上,砸的我头晕,单纯如我也知道下面是少儿不宜的事情了。我赶快解除附身状态,呆滞地回了房间。
        那晚过去后,虽然没有裘克捣弄火箭的噪声,但是取而代之的那个不宜言说的声音,更过分好伐!
        我想我应该向庄园主提议换房间的事情了。
        什么?你说我不去反抗一下?
        ……我他喵一个单身狗打得过两个死gay佬啊?!